导航

2018上马专访 | 那些跑得飞快的中国面孔

5位国内体制外一流高手的上马经历。

今年上海马拉松打破的第一项中国纪录,其实并不是多达720人破三,而应该是进2:10人数达到七人之众。

赛前最受关注的前世界纪录保持者基梅托不在其中,但他毕竟跑完了——以2:14:55勉强挤进前十。

虽然拿不到奖金,不过这好歹是他继两年半来连续退赛三场之后的首次完赛,运动生命得以延续。

当然,对于数以万计中国跑友来说,最大的惊喜还是来自国内选手的表现。而大感意外者之一,就是以2:18:26排名国际第12、国内第一的贵州体制外名将管油胜。

管油胜:五进2:20

“能取得那么好的成绩真是意外。”赛后他告诉笔者。上马前他的目标是进2:22就行,“没想到能跑这么好”。

他之所以期望不高,是因为伤痛初愈。8月中旬因为有几堂训练课强度过大,导致他右小腿外侧受伤。

伤处虽然只有一小点,却是一直不见好,哪怕已经治疗过十几二十次。“影响非常大,每天只能慢慢跑,距离也非常短。那会儿都长胖了。”

直到10月中旬,他才基本恢复,虽然疼痛仍未完全消失;养伤也导致体能有所下降。

这是管油胜第一次征战上马。以前没过来跑,主要是出于收入上的考虑——会选择能拿奖金的比赛,而且自己刚出道,没什么知名度,也无所谓。

今年上马新设中国籍选手特别奖,前八名奖金从4.5万到2000元。

“前八名怎么都能跑进。我预测第8名成绩应该在2:24左右,自己如果跑进2:22,能拿个第五、第六的样子。”管油胜回忆说。

他还预见国内第一应该是2小时18分,“只是没想到是我。”他笑道。

为了这场比赛,他准备了很久——从10月初伤愈后开始。北马因伤失利后,他便指望在上马跑一个“像样点的成绩”,作为今年的完美收官。

上马前连续七周,他都有比赛——从10月7日一场30公里越野,到11月前两周的三场全马:

  • 11月3日四川西昌马拉松,2:26,国内第一;
  • 11月4日广西马山山地马拉松,3:05,冠军; 
  • 11月11日无锡宛山湖,2:28,国内第三。

他承认最后这场成绩比较差,但计划就是这么跑,当作训练。其他几场虽然都拿到国内第一,但同样没有很尽力地跑,都是以赛代练,大方向都是在为上马作铺垫。

周日早晨7点,决定性时分终于来临。

管油胜这次虽然是A区出发,但因为起跑前10分钟上了趟厕所,位置不太靠前,过起点用了26秒。

“如果前面跑得开,也许能进两小时18分,但也有可能跑崩;各占50%吧。”他说。

三四公里过后,他追上处在第二集团的“大众组”高手牟振华和新疆队选手巴合塔尔·吾拉孜艾力。

三人结伴同行。来到20公里处,他感觉“还可以往上走一下”,便独自加速向前。前半程大约用时69分钟左右,后半也差不多。

后半程管油胜先后追上三名高手:27公里的边歧、29公里多的李伟(他跟了一小段)和40公里的杨定宏;黑人选手只超过一个(以2:21完赛、原本排名第16的埃塞俄比亚兔子)。

至于国内第二李永远,他没遇见过,应该是一直跑在后面,最后也追上杨定宏。

这是管油胜第二次进2:19,也是第五次进2:20,此前四次是:去年的金昌、北京和今年的厦门、武汉。

回忆首战上马的经历,他认为整个过程还是很顺利、轻松的,但如果不下雨可能会更好些。

相比自己跑过更多次的北马,他表示:“如果让我投票选世界第七大满贯的话,我会投上海。因为它从领物、赛道到完赛,整个体验都非常好,有一点大满贯的味道。”

六大满贯他还没参加过,将来可能会先选择柏林、东京,去跑出自己的最好成绩。

他接下来的比赛,还有环雷公山超百公里三日赛(2全马+1半马);因为贵州本地赛事,肯定要去支持下。至于成绩,就没什么要求了。

随后他会开始冬训——仍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威宁草海,为明年的赛季作准备。

明年他打算少跑全马,可能10场就够了;重点放在半马,目标1小时5分,比目前PB快1分多钟。

“我想把速度提上去,希望以后马拉松能取得更大的突破。明年希望马拉松能恢复今年的最好成绩;大方向是朝2小时12、13分走吧。”


李芷萱:跃居年度并列第一

和管油胜相比,荣获女子国内第一的李芷萱虽然参赛没那么频繁,但战绩同样辉煌。

继去年上马首秀以2:35:42排名国内第二之后,今年上马前她还参加过以下几场全马:

  • 3月徐州马拉松,2:35:02,亚军;
  • 6月丽江马拉松,2:49:36,冠军;
  • 9月北京马拉松,2:31:56,第六/国内第二;
  • 10月成都马拉松,2:36:16,冠军。

她也一直有伤在身:左膝盖疼(尤其下楼梯时),右脚足底筋膜炎,左脚跟腱伤。“这些伤一直都有,但已经跑得没感觉了。”她向笔者透露。

由于和成马仅隔三周,上马前她的周训练量也比马拉松备战期间的200公里少;“一百六七十吧,反正很少;比完赛毕竟要调整一下。”

比赛发枪时,李芷萱就站在非洲选手后面。去年上马国内第一、她的队友郑芝玲,今年因伤未能参赛。

出发后,李芷萱和三名男选手一起跑,其中两人是为她领跑的上海体院队友,其中一个男孩多次给她当兔子,另一个是练竞走出身、第一次跑马拉松(后来掉队了);还有一个是在北马曾为她挡风的跑友(蓝衣)。

她习惯性地没戴跑表,而三名男同伴的表数据显然都有问题。

“我感觉到有点快,问:是不是快了?他们说:3分40,不快!我说:不能吧,感觉好快啊!怎么感觉这么累。”她回忆说。

李芷萱比赛时不喜欢戴表,认为速度快慢自己差不多都能感觉出来。以前跑1500和5000米,更不用戴表了——场地上都有计时钟,而且教练都在看台上,喊谁谁都能听见。

说起起跑前下小雨的影响,她感觉地有点滑:“南京路步行街好滑呀。我跟带我的男孩说:我鞋滑!他回答:我不滑!但还是慢了一点点。”

她心想:要一直是这个路,我就死定了——去年跑过一次这里的她已经不记得,步行街赛段有多长;“我有点路痴,不记路。”

前面他们一直比女子第一集团快,国内女子高手位置更是靠后。在8公里处第一集团终于追上来,直接呼啸而过,她也没跟。

李芷萱没数总共超了几个黑人,因为“过一会儿就看见路边站一黑人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,不知道她们是选手还是兔子。也没注意看——精力肯定集中在自己身上,不会顾及其他人”。

她比较有印象的只有一个:30至35公里上桥的那段,在她旁边跟跑了一路,“呼哧呼哧”地喘气。

“我心想:哎,你也累了?这时我也挺累的。我也没说要把她给超掉什么的,反正就一起跑吧。后来她就自己掉了。”

还好前面太快没有导致她跑崩,尽管极点出现过好几次:“跑跑跑就会好累啊,累了就调一下。带我的人听到我的呼吸声有点不对,可能会慢一点。过一会儿就调过来,再接着跑。”

“跑了一会又觉得,还是好累啊(笑)。累了好几次,一直在累和不累之间,前半程也有。”

李芷萱中途只吃过一口能量胶,别人给的,那个男队友一直拿着。她没太敢吃,只是舔了一下,大概只吃掉十分之一。

原因是当时天冷,她的胃很难受,一喝饮料就感觉有点岔气(饮料她没有自备,就喝赛会的)。

最后两公里多,她觉得还有力气加速,只是胃特别难受,于是跟那个男孩说:慢点慢点!

当时她想吐,但只得压着自己,担心吐了会更占用时间。“最后冲刺时,我没有特别努力的去冲一下,只是顺下来的那种跑。”

和一年前的首马相比,李芷萱感觉这次稍微累一点,“因为去年跑得慢,也没有说要跑成什么样的成绩,自己心里也没数,反正就放松跑呗。今年可能想法会多一点”。

而在上一场成马,她始终紧跟第一集团,因为感觉她们不快。赛前她也看过特邀选手介绍,知道对手实力和自己相近,不会跑特别快。

“舒服的话我就跟,她们如果跑2:30的节奏,那么累估计我就不跟了。成都我没有打算跑很快,也没打算拿什么名次。”

原因是成都的路不太好跑,都是坡。那次她没有出现极点,因为跑得慢,全程都不很累。

对手自然会一直想甩掉她,“当然加速了,但是我也没有觉得很快”。

直到最后100米,她才动了真格,发力加速。“因为我不想特别使劲地跑,跟就行了。到最后争第一第二的时候,当然要使一下劲儿、冲一下。”

10月21日上海10公里精英赛,李芷萱也断送了一名非洲选手的冠军梦。其实那次她同样没打算夺冠,心里只是想:反正能跟住,就跟着跑呗。

最后她又以百米冲刺绝杀对手。提起自己的冲刺能力,她说:“我之前不是练1500的嘛。”

在上马跑出的新PB 2:30:20,使得李芷萱跃居国内年度并列第一——和辽宁队李丹的武汉马拉松夺冠成绩相同,好于宫丽华首尔马的2:31:05和何引丽北马的2:31:45。

说起自己的国内排名,她的反应是一脸茫然:“不知道啊。”

这个星期天,她会跑杨浦区的新江湾城半马(和上海体院有关的比赛;她的半马PB是1:13:06,2017舟山),接下来会调整一下,准备进入冬训。

5月底被内蒙古队开除的她,至今仍没有体制身份,因为队里不肯注销她的运动员注册,导致她无法转籍上海。

在笔者看来,如此一位1500、5000米和马拉松三项实力均高居全国前三的24岁运动英才,上海应当想方设法大力引进才对。对此她倒是自谦说:“我觉得成绩很一般,还是差得蛮多的。”

目前也有一些赞助商找上门来,她都让他们去找教练交涉,“因为对这些我不太懂”。

至于明年开春要跑徐州(世锦赛选拔赛)还是重庆,她现在还不知道。

而且前者属于体制内的,她还报不了名。就算报了名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大众组还是专业组的。哪怕跑进前三,没有单位的她能否出线也不知道,“反正先练着呗”。

彝族学生高手碾者阿提

今年上马还出现一个特点:本地高手的表现不尽如人意,结果出现“东方不亮西方”的“西路军东征”现象。

去年以2:24大幅PB、排名国内第三的华东理工大学体育教师李鹏,因为夏季训练过量导致伤病和厌跑,最终以2:25:47(仍是个人次好成绩)位居国内第八。

“野蛮部落”掌门陈龙则因为右大腿根部伤上加伤,用3:20的平均配速跑到近24公里处弃赛。

今年上马大众组(无运动员注册经历选手)的头筹,被分别来自四川和重庆的碾者阿提和赵浩拔得。

碾者阿提是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大四生,他属于在中国人口已突破千万、主要分布在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广西等地的彝族。

昨天接受笔者电话采访时,他正在位于乐山市(小凉山)的家里过彝历新年:公历11月20日,总共过三天。

他解释说,“碾者”是姓氏,“阿提”是名——小时候亲戚帮起的,没什么特别含义。

他父母都是农民,母亲身体不好,父亲因为这几年老家退耕还林,地都不种了,只能到工地上打些零工。

由于他们姐弟三人都上大学,父亲经济负担相当沉重,一直在外面打工。

阿提的哥哥姐姐也跑过步、拿过学校比赛第一名,但坚持到现在的只有他一个。

他家附近有山,不太高,海拔1000米左右,但比较陡。小时候他在山上放过牛,也帮家里干农活,在体力上多少打下一些基础。

初中时代的阿提开始参加学校运动会,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学生运动会,跑1500和5000米,只是不懂得系统训练,也没有得到专业的教练指导,“成绩很一般”。

进大学他是高考考上的,不是体育生,他也没注册过运动员;“所以我速度方面挺差的,耐力可能稍微好一点。”

2015年他大一时,看到有个半马就直接报名,还没有什么概念的他没怎么训练就去参加,跑完感觉还可以,1小时16分。后来又跑了几场半马。

2016年西昌马拉松是阿提的首马,赛前他也没有系统训练、没拉过长距离。

“节奏完全是乱的,前面跑得太快,到33公里就撞墙、抽筋,只跑了2小时59分多。”

他第一场比较满意的全马,是2017年3月的成都双遗马拉松,成绩是2:41,国内第一。

他说自己赛前还是基本上没什么跑量,只是平时参加一些跑团小活动。“那次是因为没有什么国内高手参加,捡漏嘛。”

2017年北马,阿提以2:33:33第一次跑进马拉松一级(2:34)。

8月初知道要跑北马之后,他终于开始稍微认真一些训练:8月份跑量还只有两百多,9月就达到三百多。

去年11月初的西昌马拉松,他当作训练跑,用时2小时40分。他把重点放在第二周的家乡乐山马拉松。

“那场我拼尽全力,第一次跑进2:30(2:29:13),第二/国内第一。参赛的几个黑人水平一般。”

12月广州马拉松,阿提再次大突破,跑进2小时25分(2:24:59)。

这次上马他没中签,拿的是赞助商怡宝的名额,A区出发。

出发后,他发现跑表GPS漂得厉害,数据完全没法看,好在有人作伴:从第1公里开始,他就跟着“重庆一哥”赵浩,两人凭着感觉跑。“他的节奏、步频很稳,跟着很舒服。”

一起跑到二十多公里,赵浩拉肚子找厕所去了,阿提只得单飞。29公里多上桥时,女子第一集团追上来,他跟了一阵,跟跑出3:15的配速。

折返点上桥处她们加速,在32.5公里补给站,他拿了一杯水,女子第一集团就跑远了,再也追不上。

阿提不得不再度自己跑,有一段掉速严重:“前面上桥本身就很难跑,她们还跑变速,节奏被带乱了。”

一个人跑感觉累很多,加上后程有些逆风、折返也挺多,他体力也有些下降——上海是他的连续第五场比赛,前面是长沙、成都、杭州和“双十一”乐山半马。

最后几公里,他没有和谁比拼过,只是跟自己跑:“前面跑到10公里点时,就感觉今天自己的状态很有希望PB。到三十多公里知道肯定PB了,尽量能提高一点是一点。”

“上海能跑出这个成绩,自己还是很惊喜的。希望经过好好冬训,明年更进一步。”他总结说。

下月的广马他不打算再去,改为跑深圳,但不指望能有上海的表现:“这次确实是拼尽全力跑的,状态也很好,成绩还是挺满意的。”

阿提认为,自己进步神速的原因之一,是七八月份到昆明呈贡训练过一段时间,几个朋友一起,大家互相带。

7月他跑量创400公里的纪录,8月份因为回了趟家,又少了些。平时跑量基本都在300公里左右。他承认相对其他成绩差不多的人,自己跑量算比较少的。

9月北马他没跑好,因为是忍着右小腿的伤跑的,回来养伤很长一段时间,一直到十月份。上马跑完这两天,他右腿又有反应,只能继续调整。

另一个原因是,上马前几场比赛——长沙、成都和杭州,他虽然都没敢尽全力跑,但还是有强度的,重点都是跑前半程,在杭州还负责带队友,后半程就放了。

阿提现在月跑量只有300出头,“希望可以慢慢加上去”,训练时也“跑得挺慢的”。

比赛前他会每周练一次节奏跑:用3:25左右的配速,跑上15公里。

间歇练得不多,可能赛前的周三跑一次,例如上马前两公里3个(每个约6分15秒),1公里两个(约3:05),最后冲3个200米(约30秒)。

“我速度挺差的,自己跑比较慢,在昆明大家互相带会好一些。但是那里海拔高,训练还是很有反应的。”

长距离也不太多。如果周末没比赛,会跑一个半马到30公里。

今年冬训他不会在四川,可能会跟怡宝队的周其祥等队友一起练。

“重庆一哥”和旅美“业余一姐”

“重庆一哥”赵浩今年成绩提升惊人,一周前刚在宜昌以2:21:36大幅PB,这次又在上马收获大众组第二。

他告诉笔者,自己也是第一次跑上马:“之前三年都没中签,这次能参加非常幸运。对2:23的成绩非常满意。”

在起点看到很多高手,他感到特别兴奋,但他的比赛过程也出现一波三折,因此并没有特别尽力。

首先是在起点跑表搜星没有成功,“各种漂”,只好按自己的节奏跑,和碾者阿提一起。

他们10公里用时33分十几秒,半程70分十几秒。“这个节奏让我们俩感觉非常舒服。”

可惜好景不长。可能因为早饭吃错东西,到二十多公里他开始肚子不舒服,一直忍到27.5公里,才找到一个移动厕所,进去上大号,几十秒又冲出来。

此时女子第一集团已经跑远,他只好自己一人开始“佛系跑”。

除了闹肚子的缘故,在宜昌PB之后,他体能尚未完全恢复,20多公里后肌肉有些疲劳;30公里后追上牟振华,看到他也放了。

“我觉得PB以后,不适合间隔时间太短,又参加一个大强度马拉松,所以后面放一点,还是非常明智的。”

跑到三十多公里,他真正开始享受比赛。折返时很多人叫他名字,他还和很多不认识的跑友击掌,观众也呼喊热烈。

“38公里以后一路笑着跑完的,非常享受这种感觉。还好跑得快,没淋到雨,否则就要被淋惨了。”

女子大众组最快的头衔,则被留美学者刘子杨夺得——继北马之后的又一次。

她告诉笔者,自己和北马一样,这次也是清晨5点半就到起点,因为担心站在后边会影响节奏,而且上海道路又窄。

遗憾的是,最后进体育场前的高架桥底下,她被浙江大学体育生潘红超过,只能屈居第四。

“她从后面上来,速度很快,我没追上。还是蛮期待在上海站上领奖台的。”

刘子杨分析说,主要是最后10公里自己掉以轻心,折返时没注意有女选手;不过对方肯定是前面没跑开,出发更靠后,否则应该会更快。

一直心系“我要跑奥运”活动的她感慨道:“回来挺累的,又不能按精英参赛,两次都要托人办理A区。不过也要适应适应,毕竟要代表中国比赛。今年和几位业余高手PK一下也有好处。”

听说国外比赛可以算成绩,她打算明年安心训练,在美国比两场,专心备战2020奥运预选赛。

最后说说上马为什么出现破三人数井喷。个人认为,和去年无锡马拉松打破中国马拉松破三人数纪录一样,这也是阴雨天的帮忙。

另外,上马新设国内选手特别奖,也增大了对国内高手的吸引力。

中国破三纪录今后还会继续“风水轮流转”么?未必:由于上马的季节更合适,加上它的一线城市地位,这顶桂冠最终也许会就在这里长驻。

您需要才能回复
  1. 821b668d1515822a1158c02e672da4ca
    大海宝Lv.16
    2018-11-21 16:06:11
    都是牛人!

    回应

  2. 2ccc758747c0121fdd72c3af6a22f944
    ShayneLv.9
    2018-11-21 16:35:38
    留美学者那一身腱子肉让人真心佩服。

    回应

  3. A12a5b076974145604577c981e6ff2f3
    大耗Lv.7
    2018-11-21 16:54:49
    看好李芷萱,加油!

    回应

  4. 206ca5fcbfe1a0ed62f8bec79eddefa1
    ElijahLv.11
    2018-11-21 19:54:50
    文中可能有一处错误“三四公里过后,他追上处在第二集团的大众组高手牟振华和新疆队选手巴合塔尔·吾拉孜艾力。三人结伴同行。”根据官方成绩单,巴合塔尔·吾拉孜艾力号码布为39001,为元大都签约选手,元大都的官方号文章里面说他始终跟随女子第一集团,而且我在i云动和跑步维生素搜索了一下39001号的照片,并没有任何一张和管油胜同框。文章中配的图片中除了牟振华之外的另一个人应该是1007号蒙古选手。

    回应

  5. 94c2a4fb767fc5739e1c098ca36f60fa
    御用辟谣帝奚杰Lv.7
    2018-11-22 07:29:06
    看了这些文章我更认同我老婆说的了,这些专业的天天科学训练,又练力量还有专业恢复团队保障,都有一身的伤痛,老了更是不能走。你一个业余的跑什么马拉松?!so bye-bye,马拉松

    回应

  6. 2b928362756d263b0f0b9009c131580d
    跑步天涯Lv.11
    2018-11-22 10:04:10
    文中可能有一处错误“三四公里过后,他追上处在第二集团的大众组高手牟振华和新疆队选手巴合塔尔·吾拉孜艾力。三人结伴同行。”根据官方成绩单,巴合塔尔·吾拉孜艾力号码布为39001,为元大都签约选手,元大都的官方号文章里面说他始终跟随女子第一集团,而且我在i云动和跑步维生素搜索了一下39001号的照片,并没有任何一张和管油胜同框。文章中配的图片中除了牟振华之外的另一个人应该是1007号蒙古选手。      Elijah
    哦,那可能是管油胜认错人了。谢谢指教!这位蒙古选手面孔也很熟:)

    回应

  7. 80c9ecb9e2661da8c396d9ff1a75da3e
    马匪Lv.11
    2018-11-24 22:14:14
    大号几十秒肯定没擦干净(๑`・ᴗ・´๑)

    回应

To_top